秦珊珊
UID:26357 
注册:2022-01-31
通过考试:2022-04-01
首次服务:2022-04-01
转正:2022-05-20
最近服务:2022-06-10
最近登录:2022-06-25
性别:女
居住地:广东 广州
等级:高级志士
积分:240
服务:4次/34.0小时
所在团队: 广州2馆,广州20馆
先导:未设置(如何设置
身份: 在职人士
技能: 采编和写作
  • 秦珊珊1 赞
    2022-06-10 11:00至16:0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0小时,通勤时间3.5小时,合计耗时8.5小时。

    在前台给一个孩子办完借书卡,一个大汗淋漓的男同学走到我面前,一手扶着讲台,一手擦汗,问:能开空调吗?

    我说可以,继续忙。再抬头,“空调位”已经满座了,五六个男生在空调前,虽读得不算认真,但几乎是人手一本书在翻着,还时不时发出一些小争执的声音。我想象:这其中某个男生多年后从书本里抬头,回想自己的阅读之旅,是从图书馆蹭空调开始的……

    新书上架,拆书、录入和上架。

    一个初一的女孩子提前就预定了《纳尼亚传奇》系列,一边帮忙一边期待着上架能立刻借上,一个男孩子一直盯着刘慈欣科幻漫画系列,也在旁边等着我们录入后能上架。

    看到他们那么渴望借书,心里也很开心。

    录入书的时候,有几套书,光是想着内容,心里就觉得很美好。“小木屋”系列信仰、自然和亲情留给童年的回忆,“爱上哲学”系列对十位哲学家形象的刻画……适合一年级的桥梁书《青蛙和蟾蜍》及雅诺什作品系列流淌的纯真与有爱等等,希望下次能给一年级的孩子读一读。

    有三年级的孩子来借书。我问:想找什么书呀?

    孩子说:有没有搞笑的书?

    我热情地推荐刚录完还没有上架的罗尔德·达尔系列的桥梁书,孩子看了看封面、封底,觉得没有意思。

    我继续热情地带他去找新上架的埃里希·凯斯特纳系列,推荐《埃米尔擒贼记》,还介绍了故事情节,安利仍然失败。

    我突然想起,孩子的阅读之旅,许多是从听开始的,当时如果能给那个男孩子读几段,也许能安利成功。

      
  • 秦珊珊2 赞
    2022-05-20 11:00至16:0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0小时,通勤时间3.5小时,合计耗时8.5小时。

    第三次到大岭了,天气很好,每次大岭的门前都有种不由得有几分庄重感升起,大概率是学校门前那颗老树的岁月感所带来的。


    今天是在大岭遇到最多学生的一次,图书馆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学生,他们在讲台周边聚集,在中间的几张长桌拼成的阅读区围坐,在后门狭窄的空间趴着,看书的多,聊天玩闹的也有,几次过去或温柔或严肃、或请求或警告地提醒在馆内须安静阅读或选书,其他事情则得在馆外进行。严肃过后自己又会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我们是小班课,自己很少对学生严厉,一般都是了解需求,彼此沟通和明晰约定,怎么人多的时候就要使用暴力了呢?还是需要沟通的过程,达到理解和形成约定最好。


    今天一二年级的孩子好多,看着他们心情也会好,有个小男孩站在门口却不进去,我抱起他晃一晃,问他怎么不进去?他只是摇头。又问,有喜欢读的书吗?还是摇头。再问,你选一本书,姐姐给你读好吗?他点点头,跑进图书馆选书。他一个架子一个架子地看,选了很久,我在想,需要我去推荐吗?还是没去,我想,他自己浏览书架这个过程,是重要的。后来,他拿了一本正儿八经科普的书《植物的异色世界》,打开来读了一会儿,铃声响了,他该回课室了。我说你回去上课吧,下周再给你读书。心里暗暗想,下周还是把书先挑好一部分,再给他选吧。

      
  • 秦珊珊0 赞
    2022-05-06 11:00至16:0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0小时,通勤时间3.5小时,合计耗时8.5小时。
      
  • 秦珊珊4 赞
    2022-04-01 11:00至16:0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0小时,通勤时间3.5小时,合计耗时8.5小时。

    很久没有去做志愿服务了,无意中去了37公里外的大岭学校。

    对保安说:我是微澜的志愿者。他很快给我打开了大门。

    正值孩子们下课,疯跑出课室,在操场里追逐,果然,他们是需要更宽敞的场地去释放他们的能量的。

    找到20馆的标志,门口借书还书忙得不行,馆内也满满当当的都是孩子,在图书架前。

    徐姐和岚姐在忙着操作还书,我作为新人,乖巧地在旁边等待。虽然是第一次见面,我们没有寒暄和客气,直接了当地打开了益迪小程序,徐姐教我如何操作借书,于是我加入了坐在后面研究生子贤,一起帮孩子们借书。

    顺便一提,我喜欢这样的直接,让我感到十分轻松。

    于是开始和子贤合作,挤在一堆的孩子于是散成两条队伍,一个接一个地展示他们的借书卡、在馆内挑选的书(2本为可借数量)。

    我发现,寻宝记是借阅量最大的书籍,4个孩子里有3个都会借阅寻宝记,紧接着是科学实验、法布尔昆虫记。文学类书籍方面,则是哈利波特、丁丁历险记。一天下来,看到一个借安徒生的孩子,我大为感动。神奇的还有,馆内男生的数量反而大于女生。

    午饭时,厨师过来说:“我想借本书。” 徐姐:“可以啊,你办张读者卡,5块钱,你们可以借20本。”说着领他去图书馆了。过了许久都没有回来。等我吃完回到馆内,厨师大哥在书架上一排一排地查看架子的书籍,又呆了许久。我留意到,他戴上了眼镜。他却没有留意到,孩子们已结束午休回到了馆内。

    今天一直在馆内的,有一个男孩子,即使是上课时间到了,他也会呆在图书馆,据说学校老师和同学都不管他。他在馆内,徐姐给他讲故事,徐姐朗读的声音真好听,说书人的潜质。岚姐跟他聊天,认认真真地聊。偶尔,他也会愿意拿抹布把盆栽擦一擦。抹布被甩上了灯架上,子贤凭着优越的身高取了下来。画画时,马克笔的墨迹透过纸张印在了桌子上,子贤细心地擦拭了干净。我听他与馆员们的互动时,觉得他的表达有一种不疾不徐的清晰。

    徐姐问我,在书目陈列上有什么建议,我提到了馆内不常借的书目可以撤离,绘本可以正面陈列,让孩子们能够通过封面对绘本产生兴趣。徐姐本身对馆内的书目陈列就有思考和琢磨,于是就行动了起来,把一些孩子不读的书从第一、二行的架子撤到了第三、四排的架子。

    前2行的书架的书目陈列即使做了整理,也很快凌乱,孩子们喜欢那些书。后两排的那些书,排列整齐划一,几乎都是以整个系列买入。明显感觉到,一半是有儿童视角的专业人员买进的好书,另一半是学校完成指标购入的书吧。

    我确实知道许多学校选书的眼光不怎么样,但也没想过那么差。

    这一天好像过得很快,我们要离开了。那个男孩子又回来了。徐姐说:“舍不得吗?” 又接着说:“我们不在的时候,你帮我们擦擦(海报)上边的灰。”

    很高兴,孩子们还有这样一个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