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萍
UID:10610
注册:2020-10-17
通过考试:2020-10-20
首次服务:2020-10-23
转正:2021-07-19
最近服务:2021-12-03
最近登录:2021-12-06
性别:女
居住地:广东 广州
等级:
积分:5370
服务:75次/511.3小时
先导: 岳毅桦
后继: 42
伯乐指数:109.7
TA的学员: 11
加入小组: 20
身份: 在职人士
  • 文萍1 赞
    2021-12-03 11:00至16:3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5小时,通勤时间1.0小时,合计耗时6.5小时。

    补登。
    这周没有人报名,20馆还是那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馆,哈哈。感谢希杰充当救火队员,加上妈妈凑人数,看起来也像一个小分队了。
    希杰帮忙还书,因为最近的新书里有很多成了热门书,一有孩子还书,就有一堆孩子围在还书箱等着抢。我跟希杰喊几句也镇不住场,只能边乱边忙。借书孩子排队的同时,还有不少501的孩子排队来补卡,只好让他们先等一等,优先办理借书。而且补卡的孩子不愿意先回去等,一定要现场等到可以办。这些孩子多数是从来没有拿到过卡的,也许上学期的老师也不知道上哪找卡了,直接让大家来补办。
    校长周一升旗时表扬了借阅排名靠前的同学,于是老师和同学们的态度都更加积极,连之前一直没什么读者的302和402也出动了。结束时发现借出440归还314,我们这两个半劳力的小分队实在太强大了。
    因为空间有限,人手又不够,归还后的书只好直接一团抱去书架随意堆放,孩子们也就更习惯在书架翻,或者抱一堆书去角落看。闲一些的时候走到书架去顺手理一理,也顺嘴说一句放整齐呀。有个小男孩,就着手开始整理自己在看的那个书架,非常安静认真细致,不仅按架号放,而且同套书会合并同类项。乱糟糟闹哄哄的馆里,他和他面前的书架,有一种特别的气质。中间路过跟他说了几次谢谢,最后整理完那一架,他也不知什么时候默默走了。
    几个小男孩坐在一起看《小威向前冲》,边读边嘻嘻笑,后来还去书架找其他类似书。
    从最开始主要是中午时段和下午课间借还,到这学期增加了下午活动课的热闹,最近中午午休很多不想休息的同学也被允许来图书馆,每周一天的开馆日越来越饱满。饱满里显得乱糟糟,常来的一些孩子主动帮忙维持秩序和干活,本身也乱,也有时候帮倒忙,但这次基本都靠谱。
    这个馆有点自由生长的感觉,因为基础条件的限制,位置又偏远,能做的基础工作和值班保障都有限,基本上就是保底每周按时开馆,其他都是不期然在自发发展。长成什么样并没有期待,但目前为止图书馆的内核还在,书和看书的孩子都在增加,来玩的孩子和借完书还要顺带玩的孩子也不少。下午有孩子明确说一周开一次太少,希望周三也开,没敢答应。细雄说北京5馆因为疫情从天天开变成一周一开后,一年级的孩子自然就把每周的开馆日当成了图书馆节。就让孩子们先维持着这种类似节日的期待和欢乐吧。

      
  • 文萍0 赞
    2021-12-04 16:00至18:00在广州20馆执行特别勤务,实际服务2.0小时,通勤时间3.0小时,合计耗时5.0小时。

    整理之前博鸟捐赠绘本的多余复本,馆际调配给最近多了很多低年级小读者进馆的7馆,还有少部分重复太多的,计划給21馆。

      
  • 文萍0 赞
    2021-12-02 13:30至15:20在广州21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1.8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3.8小时。

    补登。

    最近值班人手比较充足,这次卢老师、麦开、文倩、林叶都参加,还有新馆员楚婷,以及在6馆服务过的志愿者卢大哥。

    中午一点多到学校时正好在操场碰到卢老师,卢老师每周二、四必到,实在是起到了定心丸的作用。麦开带来了单小历,还又捎来了几本特别棒的捐赠书,很想看,可惜也没来得及。文倩和楚婷第一次见,都是安静美好的女孩子,坐在馆里看书,气氛特别特别合适。

    馆里有四个原来的杂志架用作书架,但是因为可以斜置的展示板收上去后降低了每一格的高度,大部分书没法竖立,只能横放,影响了展示效果。原来看过那个展示板,似乎很难拆,就没有再管,下午卢大哥跟林叶一起,尝试研究着把展示板拆下来了,书格有效高度立马增加,书籍立起来之后极度舒适。下次得带上老虎钳集中拆一拆,徒手还是太废手。卢大哥还建议跟学校协调增加两个桌子在还书处,否则弯腰处理还书的志愿者比较辛苦。开馆以来,馆里很多大小事情都是由志愿者们提出来推动改进的,非常感谢大家的用心和认真。

    下午上课时间101班的部分孩子统一进馆借书,把最近新上的一些绘本搬到大桌上排开给大家挑。很多孩子会浏览的很快,随便翻翻就转走了,于是随意逮住一个翻到小龙故事又想马上换一本的孩子说,咱们来一起读读这个故事吧。没想到这个小女孩一点没有拒绝,大方读起来,而且大部分字都认得,开头两页生涩一些,但很快就进入了故事,还渐渐绘声绘色配合动作表演起来,读了十几页说,这个故事好有趣呀,我要借回去看。太开心了。

    但同样的方式在平时常来的快乐萱那就不凑效了。快乐萱基本来过的志愿者都认识,个头比其他一年级孩子高些,每次都积极帮着维持秩序,帮忙运书之类,说话大声,一副活泼快乐的样子。但是下午叫她一起读故事的时候,却突然羞涩了,大声说我很害羞的,hhh,于是建议一人读一页,但轮到她的时候还是羞涩跑开了。于是怀疑她平时到底借不借书呢,查了下借阅记录,发现还是每周都会借一两本的。也许这孩子看书也是独自热闹的呢。

      
  • 文萍0 赞
    2021-11-25 10:30至18:30在广州21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8.0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10.0小时。

    补登。
    除了周四惯常来的卢老师和江张、林叶,已经承担了周二的广财团队又派了严星和梦乐两位来支持开馆,于是中午从人手紧张转变成了充裕,高峰的时候可以不守借还岗,在孩子们中间接受各种呼唤。乱哄哄里正好遇到一个找书的小女孩,正好见到一本叫“我讨厌书”的绘本,于是在乱哄哄里读了一本小女孩在乱哄哄里给小动物读故事的故事。可惜只吸引到两三个孩子,但是中间还有一个大点的小哥哥帮忙读了几页。也是蛮奇妙的体验。
    下午大家走了以后,拆箱了所有博鸟捐赠的图书,逐套整理,这次普遍比较成套,册数也比较统一,挑出来多余可以馆际互换的不多。
    妈妈今天也一起来值班,高峰期我没有管她,她自己尝试借还书又遇到了很多挫败,后来整理书本来她想帮忙也打算让她帮,但沟通不畅讲不明白,又作罢让她自己看书得了。对妈妈总是非常没有耐心,难以逃脱惯常的沟通模式,积累这么多年依然能量不足。

      
  • 文萍2 赞
    2021-11-19 10:10至16:0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8小时,通勤时间3.0小时,合计耗时8.8小时。

    补登。
    上午给人大的叶裕民老师约了跟余校长线上座谈,对同学们的学习情况和升学考试政策多了些了解。余校长介绍一年级入学时,孩子们的成绩跟公办学校比不差,甚至更好,越往后分差越大。解释是每年进来的插班生会拉低平均分,插班生来自老家学校或附近其他学校的都有,目前约占全校学生15%。过去十年,学校每届初三都只有个别两个学生能读上高中,个别回老家,大部分孩子上职中。近年来番禺区公办学校和学位的逐年增加,对普惠性民办学校的招生带来了压力。
    值班过程中,熊孩子故意捣乱,把订书针拿去到处藏,还塞嘴里。本来知道是闹着玩的,说一说也没有太理会。下午有个高年级女生过来,主动帮忙“教训”熊孩子,孩子自然是解决一项接着变本加厉再破坏一项,还继续把各种规格订书钉塞嘴里,越讲道理越反抗得起劲。女孩盯着熊孩子,说他真的要吞下去了,随口接了一句,放心吧,他不会的。话一说出口却突然慌了,很可能这句话就成了孩子心态的转折点,不可能会吞下去就变成了那我就吞吞看。眼看着事态微妙,很可能一发不可收拾,瞬间心态崩了,感觉无助,哭了起来。后来在工作群里跟大家讨论,哭确实起到了奇效,熊孩子虽然没有马上有积极反应,还是收敛了,没有继续故意搞破坏,过一会还借机来告状说别的孩子弄坏书,我说今天不想理你了。不过,到放学的时候,熊孩子还是照常过来扔下书包在图书馆又出去玩,最后也帮忙把到处藏的订书钉找回来了。闭馆离开时,熊孩子在操场打羽毛球,还主动远远挥着球拍跟我打招呼。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那个帮忙“教训”熊孩子的女生也值得说一说。女孩子说话特别温柔,但是盯着对话人的眼神非常坚决,“教训”起熊孩子也非常狠辣,明显感觉出来说话温柔是刻意的,平时不这样,或者近期平时会这样也是刻意的,明显在学习和模仿。她的帮忙维持秩序实际上更像是在滥用威权,至少现场情况下没有起到积极效果。这个刚进入青春期的孩子的行为和心态也需要小心对待。
    中午几个高年级的女孩子(好像也有男孩子?)一起坐在图书室后面,一个女生哭诉着什么,总之就是青春期那种开始有江湖恩怨的感觉。从他们身边经过也不会躲着我,当我透明人,我也没有听。但他们在梳理江湖恩怨的同时,又会时不时真诚认真的主动帮忙收集被熊孩子们到处乱藏乱丢的书,递过来继续回去掰扯他们的事。两件气氛完全不搭的事情被他们若无其事的切换穿插,也是很神奇和有趣。
    图书馆对部分孩子来说,明显已经成了不只是借还书的地方。这样好不好,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完全不知道。能做的只有尽量陪伴。

      
  • 文萍0 赞
    2021-10-25 10:00至16:00在绘本故事交流组执行特别勤务,实际服务6.0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8.0小时。

    补登。当天小组分享了一本小龙和武士的故事,昨天正好又看了几本馆里的小龙绘本,应该是同一只恐龙来着。童书真美好~

      
  • 文萍3 赞
    2021-11-16 10:00至13:45在广州21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3.8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5.8小时。

    今天广财的七位同学到馆实习值班。卢老师主动要求以后跟大家一起服务周二,同学们很欢迎。馆员开馆日调整后,也许会有朋友以后因为这个调整难以参与服务了,实在抱歉的很。能够增加开馆日,还是值得期待的吧。
    同学们提早到了学校,卢老师也及时赶到,只有我踩过点。同学们上手很快,马上就熟悉了操作。中午高峰期,大家很自觉分工起来,借书岗、还书岗、流动岗,同学们对小朋友特别耐心和细心。高峰结束后,分类整理上架也很快完成。周二交给大家实在是太放心了。
    值班同学里也有曾经的流动儿童,读到五六年级为了升学返乡,回去后跟不上老家的教学进度,花了很长时间补习。现在的政策条件大概比以前好了一些些,但公平的教育机会和升学机会仍需要争取。
    上午课间孩子们过来还书,给大家介绍以后这些哥哥姐姐会常来服务大家。五年级的小胖怏怏地说,那你以后不来了。当然会来。被馆里的孩子惦记,的确是件幸福的事。不把自己当工具人,跟孩子建立人与人之间的正常连接,这个目的算是达到了。但有时个别孩子表达出的记挂,会让自己警醒,如果不能长期持续的参与,对这些孩子来说,可能会造成伤害。
    会尤其依恋的孩子,大概多是敏感的,但平时又没有得到足够的关爱,或者自己觉得想要被关心的需求没有得到充分满足,志愿者给予的关注,对他们来说就特别宝贵。希望孩子们最终能度过这些脆弱的时期,成为内心有力量、也可以关心别人的人。但这中间的过程可能是漫长艰苦的,偶遇的个别人所给予的零星关怀,本身也是非常脆弱的,需要汇聚成社会的环境的合力,才能起到更有效支撑。
    参加微澜服务的志愿者,大家性格和待人接物的风格各异,这对孩子们而言是好事。在大家都充满爱心真心服务孩子的基础上,不同风格的人让孩子们能接触到更多样的面向,心灵更开阔,应该也有助于消解对个别志愿者短期的特别依恋。
    小小图书馆员的工作是个细致活,参与越多,需要学习琢磨的越多。

      
  • 文萍0 赞
    2021-11-11 11:10至14:30在广州21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3.3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5.3小时。

    上周已经服务过的江张和林叶,还有杨老师,很早就预约了今天下午。中午高峰期只有卢老师,昨天在群里呼唤后,燕萍和权爽马上回应,燕萍每次值班都是上班间隙趁午休提前赶过来。
    中午在餐厅吃饭时,有个孩子主动打招呼,说你也在这里吃饭呀。然后就说,你知道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吧,我在抖音看到一个卖导弹的小女孩,小女孩晚上发射了导弹,全村人都看到了她的奶奶。。。后来搜了一下,居然是一个最近很火的故事。
    高峰期很多孩子来问迷宫、漫画之类,而且会反复来问。但是权爽负责借阅,说孩子们借出的书其实挺多样,这跟之前数据分析的结果是一致的。4-6的动漫文学,不少孩子已经逐本看过一遍了,说少了系列里的两本。海外小伙伴小政捐赠的本月新书到货,特别好的百科,想要忍不住拿回去看。权爽说每次看到大家捐来的书,都觉得21馆的馆藏特别好,今天自己看了书架,才体会到确实是有待提升的。哈哈,期待慢慢替换更多好书。
    下午第一次见到江张和林叶,两个人是室友,性格不同,但有不同的认真。在江张的督促下,终于去要到了学校作息表,林叶也去老师办公室拍到了一张。
    下午大家陆陆续续离开后,最后只剩下杨老师一人,结果下午很多孩子进馆,工作量不小。卢老师和杨老师,一位提前服务,一位延时服务,默默为馆里做了很多事。
    燕萍走的时候照例在路上拍了美美的风景照,眼里能看到美好的大家,也把美好传递给了孩子们。

      
  • 文萍2 赞
    2021-11-09 10:30至16:30在广州21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6.0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8.0小时。

    六人值班,人丁兴旺的一次开馆。
    卢老师依然是早早第一个提前到,擦过桌子、书架,还自带了可以沥水的新桶来拖地,还要自己负责上午课间的还书。馆里很多大小物件都是卢老师自己带过来的,非常细致。
    8馆小瑜帮忙联系了广财的团队,可以负责每周一次开馆。黄老师带了两个负责的学生上午过来探馆。很快和很愉快地沟通好了,因为要上午就开始开馆,需要挑大家上午没课的时间,初步计划以后周二由广财团队开馆。团队会先培训一批核心馆员,之后每周由一位核心馆员带领当天的志愿者同学一起值班。到场的两位同学特别认真靠谱,黄老师表示会把微澜作为支部的核心品牌活动开展下去。
    中午小瑜也过来了,帮忙高峰期服务,对馆务、图书等等都提了很多好建议。8馆理事团队的小瑜、瑞薇和凤仙在很多馆都提供了各种形式的帮助,非常有爱的团队。
    下午不大忙的时候,把大订书机和旋转订书机拿出来修补攒了一堆的破损书。大订书机果然好用,咔哧咔哧简单粗暴效果棒。
    还有个小插曲,细心的杨老师发现上周的恐龙立体书找不到了,大家整理书架各处查看,还是没发现。今天下午课间人不太多,秩序比较好一些,把Helen替朋友捐的不外借立体书拿出来给孩子们翻看。没想到就一个课间,上课再收拾的时候又有一本恐龙书找不到了。负责任的杨老师因为觉得没有保管好而把捐赠书籍弄丢了,非常抱歉,一直在想办法怎么把书找回来。好在下午新丢的那一本放学时被还回来了。立体书对孩子们来说是特别稀罕的好东西,想起之前同事的孩子说学校图书馆很多立体书,大家都不怎么感冒。每个孩子都值得好东西,谢谢给孩子们带来好书的大家。
    杨老师穿的围裙的带子掉了,说带回去缝好洗了再送回来。静云非常坚定的要拿回去帮忙缝补。大家每个人的细致、负责,把馆里的事当自己的事,汇成无声的温暖的力量。
    今天还收获了两位可爱的馆员。从i志愿报名来的佳佳和烁坤,上手值班毫无障碍,前一天晚上佳佳看了服务指南后还认真问了一些问题。两位晚上回去很快就通过了考试,并立即预约了下周二的服务。
    在微澜遇到的大家,都有发光的小宇宙,相互照亮。

      
    • 张燕南
      张燕南  2021-11-11 18:59
      那到底两本恐龙翻翻书都找回来没有呢?
  • 文萍4 赞
    2021-11-05 13:00至18:0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0小时,通勤时间3.0小时,合计耗时8.0小时。

    有两周没有进馆值班了。这次临时有事,中午一点到馆时已经过了借还高峰。权爽在整理书架,王老师找了一些孩子过来帮忙拖地、擦窗户搞卫生,还有一位连续两周值班的希杰,一开始站在桌边跟我打了招呼,但当时我误以为是学校班主任,哈哈哈。
    之前博鸟捐赠的图书上周已经全部录入上架,好消息是学校因为教育局要检查,主动要求下架了一些不合适的旧书,头疼的是新上架的几百册书还没有分类编号,被孩子们中午翻过一次之后更加零乱。追逐打闹的孩子,加上凌乱的书架,加上没来得及吃午饭能量不够,一时间头大不知如何下手。
    好在两位伙伴非常给力,权爽先帮着把部分被下架的诺贝尔文学奖套装收集到一起,并按套整理,筛选重复复本;希杰帮着腾挪架上的书,逐步把六面书架中靠教室门口那一面的低质旧书挪到后面因为下架而清空的架位,再把第一面的书按类调整;权爽整理完诺贝尔文学奖又来帮忙整理新上架的博鸟赠书,同套书归类,再筛选复本。为了避免整理过的书下次开馆再次翻乱,两位小伙伴主动要求加班,尽量把调整架位、合并同套、筛选多余复本、贴标签编写架位号等工作多做一些。最后大家加班到六点,除了第二架没有编写架位号,其他工作基本完成,因为只剩唯一的一架,下次上架也不会受太大影响。
    团队分工协作的力量真是惊人,权爽归类筛复本特别快,希杰贴标签写架位号特别快,我只用打打杂挪挪书干点边角料的事情,一下午居然就完成了这个我自己一个人面对会觉得一团乱麻无法完成的事情。还要特别感谢王老师,除了帮忙干活,还给大家买了加班点心。
    六点出校门的时候,暮色四合,西边的天空有温暖霞光。权爽分享了晚霞照片,希杰分享了上午值班前在大岭村后爬山的照片,是另一种清新和清澈。
    下午我们忙着整理书架的时候,有孩子主动帮忙借还书。在馆里见到不少熟悉面孔,有几个孩子说你好久没来了。之前陪着聊了很久天觉得家长不爱自己的孩子说,你来了我好开心。我也好开心。
    在一个馆待的次数多了,跟孩子建立起更多联系,对我而言是很获得的。自己不只是一个借还书工具人,馆员和读者都是鲜活的个体。在学校图书馆里,学生跟学生之间是有具体连接的,馆员之间、馆员与读者之间,却可能只有事务性的关系,如果高科技一点,完全可以由机器帮助实现自助借还。大家都有了具体的人与人之间的关联以后,图书馆就真的成为了一个社区,有了社交功能。每个置身其中的个体都有可能从中遇到更多意料之外的东西。这种社区性如果走过头,对图书馆本身的阅读功能会不会有什么不利影响,目前还无从知晓。馆里其实经常会有一些不怎么看书的孩子来,除了逃避其他任务来玩,这种社区性大概也是吸引他们的因素之一。玩闹的孩子对阅读的孩子多少会有干扰。一个小型的图书室究竟能走到哪里,吸引多少孩子,发挥多少功能,且行且观察。


    ps:草木和暮色图分别来自希杰和权爽


      
  • 文萍5 赞
    2021-10-29 11:00至16:00在上海2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0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7.0小时。

    上一次来2馆还是蹭第一次理事会,大家谋篇布局商量分工。后来在线上看到大家把阅读室布置起来,图书,桌椅,新地板,甚至还有过小帐篷,粉粉嫩嫩的,特别美好。终于能有机会来打卡值班,还一次性跑了两个校区,赚到。
    中午先去剑川路校区,地图上搜不到,在双柏小区里瞎走,看到吴泾小学的路牌,果然就是塘湾小学高年级所在。双柏小区南门对面的吴泾实验小学,崭新气派。类似住房过滤,公共服务设施也存在一种过滤,本地公立小学淘汰的校舍,修整一下,给民办学校用,比所谓“私搭乱建”还是强很多。
    中午阳光很好,从窗户洒进图书室,明亮灿烂。一进门地上堆了不少快递包裹,还以为是学校老师的快递代收点,仔细看原来全是理事会采购的新书,真好呀。归置好以后拆了几个小包裹录入,新书看着贼爽。三位华师的志愿者也陆续到了,中午孩子们蜂拥涌入图书室,有的还没吃饭就来了,最高峰时一大批孩子拥在馆里,找书的,看书的,写作业的,纯玩闹的。自从接受了图书馆可以是类似菜市场市集的概念后,对这样的场面容忍度就非常高了。阳光下一群孩子在书籍环绕下嬉闹,不也挺美好嘛,哈哈。不过老师还是来训斥了大家,点名让那些为了逃避班里任务而来图书馆的孩子回教室。嗯,安安静静看书的图书馆当然也很好。
    送走孩子们,跟志愿者们一起处理好借还手续和整理上架,穿出小区坐公交去北吴路校区。上次是从西北侧的地铁站穿过村子到学校,这次是从东南侧经过工业区到学校。给门卫大叔看了上海本地测的核酸,顺利进校。一楼的图书室之前见过,现在多了桌椅书籍,仍然是一致的风格,非常熟悉。到的时候程叔叔和两位来自西藏的华师志愿者正在整理书籍,加入大家一起干活。下午陆陆续续一直会有班级统一来借书,多的时候要需要在门口排队等。都是低年级的小朋友,萌萌的很可爱。馆里书籍质量很好,孩子们挑的很开心,桌上的立体书翻翻书也非常受欢迎,翻太多遍都有些折损了。
    孩子们没在的间隙,听程叔叔讲他去黑龙江下乡插队、四十多岁回上海的往事。正好前一阵听舅舅讲过类似的上海知青到我们江西老家插队落户,娶本地妻子、讲本地话、交本地朋友、成为本地人,而终于又在中年回到上海的类似故事。个人在时代洪流里被裹挟冲击,命运被塑造,然而一个人的本色,经过时光的打磨,总会越来越清晰。程叔叔一家每个人都是馆东,理事程琪姐之前有见过,程叔叔自己几乎每次值班都到,两个校区甚至难以分身,家里人有机会都会来帮忙,馆里各种大小杂物基本也是程叔叔自己买了带过来,说大家捐的钱留着买书。对这一家人肃然起敬。程叔叔个子不高,人比较瘦,岁月都刻在脸上,但有着平静、温和、坚定的力量。
    两位西藏女生,一个是华师的学生,一个从西部过来交换,因为帮助照顾很快成为好朋友,又一起来帮助别人。
    下午有一阵全校的孩子都集体到操场上跳绳,大家一起出去看,秋日暖阳下满满的生命活力。看了一阵想跑到楼上去拍全景,爬到一半发现散场了,又遇到孩子们活蹦乱跳上楼。
    上海这些民办公助的外来子弟学校,似乎都没有六年级,很多孩子大概都得回老家,尽管也有孩子说有知道的哥哥姐姐在本地读吴泾中学。放学的时候家长们在学校门口接孩子,多数骑电动车,太熟悉的小镇家常情景。然而这样的场景在孩子们的生命里却会提早结束,他们的童年大概也会更短一些。
    拖了好几天才写完的服务记录,路上捡回来的桂花插在瓶里也已经干黄。吴泾镇两日游的记忆仍然泛满秋阳和满街桂花香。一个郊区镇的发展,自下而上和自上而下的力量在这里汇集,形成各种马赛克空间,一个个个体穿梭忙碌,缝合时空。





      
    • 程琦
      程琦  2021-11-04 19:05
      文萍的小作文看不够哇!嘿嘿(✪▽✪) 欢迎文萍再来哦(✪▽✪)
    • 程春华
      程春华  2021-11-04 18:50
      文萍老师的执着和热情,确实是我非常佩服的!我在此感谢文萍老师!她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动力!👍👍👍!
  • 文萍4 赞
    2021-10-26 10:40至16:50在广州21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6.2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8.2小时。

    今天6位伙伴值班,人手充裕。

    气场强大的Helen果断镇场和维护纪律规则,减少了不少不必要的忙乱。十一点的课间只还不借,分流了中午高峰段的还书量。大家在高峰期之前一起调整了馆内布局,把四张桌子拼成两组,又撤掉一批椅子,高峰期排队和选书的空间都更充裕了。燕南姐推荐的绘本盒上桌了,一些套装薄册入盒上桌展示,但大于210mm的书塞不下。中午现场虽然依然拥挤热闹,没有留下处理不了的书。Helen特意注意了时间,在午休前提前几分钟喊大家赶紧排队借书。高峰期后大家非常熟练地先按大架在桌上分好类,再逐架上架,书架也很快整理好。

    于是午休的后半段,有了茶话会时间,育儿、明星、社会问题一一登场。大家争执得很激烈,但其实背后最基本最底层的价值观是没有冲突的。因为上课时间没有班级统一来,愉快的聊天又延续到下午。不耽误顺便上了新书。

    紧张但没有被掏空的一次值班,没有留卡待借,都能现场处理完,大家都觉得从容很多。其实最后一看整日借阅量,借还还是近九百。

    小伙伴开心,孩子们开心,完美的一天。


    对了,今天还有一位志愿者报名馆员,是学校对面轻工技师学院的老师,不过在增城校区上班。虽然后来沟通下来因为时间不合适暂时不能到馆服务,但聊得很投缘。老师当中职班主任,孩子们多是省内农村来的,应该不少是曾经的留守儿童,比起微澜服务的流动儿童,这些孩子的境遇普遍又差很多,学生们面临的问题也更多更严峻。

    今天茶话会大家也聊到,国家的发展太多人作出了牺牲。只能期待和希望发展成果终于能惠及到更多个体。

      
    • 张燕南
      张燕南  2021-10-26 22:02
      哈哈绘本盒用上了,下次买十个加大号应该装的下大书啦😄
  • 文萍3 赞
    2021-10-19 11:00至18:00在广州21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7.0小时,通勤时间2.0小时,合计耗时9.0小时。

    四人值班。卢老师早到,在门卫室取了钥匙先进馆。Helen上周五绘本培训已熟识,风风火火热热闹闹的,这次还带了朋友捐的书过来,特别好的绘本、百科,还有整套的英文。静云是老方从豆瓣介绍来的,人如其名,安静温柔。
    中午高峰期依然被孩子们的热情淹没,没来得及明确分工,大家都主动担起了职责。孩子们排起队后,馆里闹哄哄的,立马会有一种忙不过来的紧张感,来问书的同学都来不及处理。午休开始后看数据,还书量超过借书量,原来一人默默还书的静云工作量好大。借出量其实还好,但排队的情形和扫卡时可能出现的意外状况,比如还有书已还没扫等需要沟通处理,使借阅工作显得很繁重。Helen觉得中午场面太混乱,需要限流和学会拒绝孩子们,尤其是如果一开始大家就觉得图书馆是可以闹哄哄的,以后很难纠正。
    Helen说的很在理,但自己心里希望孩子们都能有机会先来体验的心理还是难以克服。尤其是听过很多以前没有资格在图书室或区图书馆流动书车借阅的孩子们讲述后。热闹外向的孩子其实还好,但那些怯怯的安静的孩子,实在不忍心。
    静下来想想,馆里的拥挤当然主要是人多容量有限引起的,但喧闹主要是孩子们相互呼喊形成的。来不及坐下来看书的时候,馆里其实就是类似逛菜市场的场景,人流量大,大家游走在各个摊位挑选比较,发现好东西呼朋引伴一起来看。在这样的拥挤喧闹里,孩子们依然还能排好队借书。中午和课间“逛书市”的情景,跟下午放学后少数学生进馆翻书的“图书馆该有的样子”,分开来看,都可以看作是“该有的样子”。
    排队借书时其实也不用太心急,能借多少借多少,快午休提前收书和收卡。就像这次用了两个还书箱,空出两个小桌子在工作台旁边,下午取书的时候孩子们挤过来,因为桌面空间小,让大家排好队一个个取,其实也比较快,而且比之前围着大桌翻有序多了。排好队,一个个来,来不及的也有处理方案,这样想其实真不必急。
    下午课间依然有同学来借书。还有一年级的老师特意安排孩子们上课时进馆借书,避免课间跟大孩子挤,不过最后一节课没来得及处理完课间留下的待借书,耽误了不少孩子取书,需要麻烦下次值班的馆员送书。
    多次来馆里想要办卡借书的保安大哥,下午终于办好了卡借了书去看,之前来的时候都忙的没空给他弄。
    傍晚走的时候孩子们都离校了,暮色四合,校园里安静空旷,老师们在饭堂打了饭回宿舍吃,校长拎了大音箱在操场边听歌边打球,再晚一些还会有老师在操场遛弯,校园变成很家常的样子,跟白天孩子们上课的情形很不一样。同一个空间在不同的时候被以不同的形式使用,会使空间本身显得更“可爱”。

      
    • 张燕南
      张燕南  2021-10-20 23:22
      放学后这么好玩,下次要去二刷。
  • 文萍1 赞
    2021-10-18 10:00至16:00在绘本故事交流组执行培训研讨,实际服务6.0小时,通勤时间2.5小时,合计耗时8.5小时。

    参加微笑图书馆的绘本故事培训,上午主要是破冰和绘本这种图书类型的简单介绍,下午在老师示范后,每人选一本绘本练习讲故事。小组练习跟Helen、一帆、瑞薇和老方一组,大家都有给孩子们读绘本讲故事的经验,只有我是新手,得到了很多建议,还给我机会上台在大家面前讲。至少当众开口了,之前睡前自己读故事的劲没白费。晓辉、堃杨、周柳都预约了本周21馆值班。同频的朋友们一起交流,很开心~

      
  • 文萍2 赞
    2021-10-15 11:00至16:00在广州20馆执行日常值班,实际服务5.0小时,通勤时间3.0小时,合计耗时8.0小时。

    距离上次进馆值班已经快一个月,有点想念孩子们。燕钊带了同学一起来帮忙。常在馆里待的孩子们依然会出现,躲在角落安静看书的,凑在一起边聊边看的,进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书就走的。多的估计还是中午过来借还就离开的,来不及抬头,记不住脸。
    下午总馆帮忙联系博鸟绘本捐赠的书到了,满满八个大箱。最后一节课和放学后本来人也不多,关了门开始录入,录了一个大箱+一个小箱,还有6个大箱待处理。新书多了后,要考虑腾挪架位上架,大概快到跟学校商量下架部分旧书的时机了。
    之前跟同学们强烈冲突的孩子这次基本没什么问题,只有一次被人当面贴标签的时候动手推了人,很快平息下来。后面闭门录书的时候他主动要求帮忙,贴码贴得又快又好。

    中午他跟另外一个孩子一起玩神奇校车后面的折纸手工,本来说好两个人一起玩,另外那个孩子因为他稍微抠坏了一点而赌气不合作,要求自己另外玩一本被我拒绝了。那个孩子非常非常生气,说,什么事情都是别人好别人可以,觉得特别特别委屈和不公平。跟他聊了很久,他反复在说爸爸不爱他,什么事情都是责备他打他,他被欺负也是怪他,在学校也不会被公平对待,说外婆最好,别人说了他外婆一定会骂回去,以后要当外婆那样的家长,保护好孩子。然而他很多被欺负和被不公平对待很大程度上是个恶性循环,因为他强烈的不公平感和自我保护意识,觉得吃亏时会强烈地反击回去,从而使冲突升级,事态恶化。跟他说爸爸是爱他的,把他接到身边每年花这么多钱给他上学,听到这个他会沉默,他很清楚钱的价值。但是仍然无法原谅爸爸在他被欺负时不维护他,无法理解爸爸为什么不像外婆那样保护他。哭诉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我才不相信网上那些骗人的话,说什么每个人都有光亮。

    在一个不够光明的世界里要长成一个光明的孩子,真的很难,希望你被阴影笼罩的时候,不会失去自己的光。
    燕钊是个内心非常温柔的人,他在纠正孩子的一些不恰当行为时,会悄悄跟孩子说,咱们不玩这个游戏了吧。愿大家看见和保护好自己的光,照亮暂处在阴暗中的人。


      
    • 文萍
      文萍  2021-10-18 19:29
      他会说不相信,其实他本来是相信的,或者期待是这样。但实际感受似乎不是,说的时候才会气愤失望。
    • 廖细雄
      廖细雄  2021-10-18 18:54
      恩。在图书馆,也会常遇到这种情况。有个盼头,或者说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还有其他的样子。在我自己做微澜的四年里,这种感受一直很强烈, 就是让孩子们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和关系,还有其他的可能;而这,也意味着,我们学习去理解他人(理解行为)和世界,自身也需要学习着与他人相处,以及对他人的尊重,从而,重新去理解我们与他人的关系,这是一个蛮长的过程,需要在互动里,通过一次一次的经验,让孩子确信,他值得被尊重被爱,进而自爱,帮助孩子生发出内在的力量,这很难,也是微澜图书馆或者说新公民计划正在实践的。
    • 廖细雄
      廖细雄  2021-10-18 18:53
      转述一个留言:从本质上说,被欺负的孩子会还击,好过不会。至于他说:“我才不相信网上那些骗人的话,说什么每个人都有光亮。”其实大人很难告诉他,出现这样的话,关键不在于它的对错,而是大人需要有个盼头,或是需要对小孩说点什么。
1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