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细雄

廖细雄

发表于2020-10-14 23:49

2020-10-14 11:20至18:30服务,通勤时间4.0小时,合计耗时11.2小时,

今天和乔阿姨一起值班。每次两个人值班,就有机会走出图书馆,主动走到班级,与孩子老师互动。

1、更新了纸质版的学生名单(按班级分)

2、根据学校提供名单,给所有班主任办了卡并发放,最近几周新转入孩子名单也已经办理和发放。和老师讲解了图书馆5天开馆,什么时候可以来,自习课和阅读课都欢迎孩子们来图书馆。

3、和学校主任核对了离职老师名单。和未办卡老师名单。

志愿者李正旭到现场探访。

最近学校抓学习,中午的时间也调整,孩子们午休来借书的气氛并不热烈,最近几次去,都是主动去低年级班级,然后在老师的统一下,领孩子们上下楼。(三楼上下,对于孩子们跑跑跳跳,学校对安全性要求和控制很严格)

  

许久没有流水日志了。


早上醒来腿抽筋了,许久才恢复,出门的时候比平时晚了半个多小时,在路上,给乔阿姨发信息说,会晚到。没有堵车,甚至转车的时候不用等,到学校的时候,还能赶上了午饭。

我到的时候,乔阿姨坐在桌前看书,我进了图书馆,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把乔阿姨吓了一跳。

两个人简单的收拾,下楼打饭。一年级从十一以前的那周起,孩子们在教室里吃饭,午饭时间比开学的时候顺畅些了。我们下楼,二年级孩子也正好下楼,老师没有训斥,大家安静的排队。午餐是焖黄豆和鸡肉,以及土豆。

我们上楼刚吃饭,xsx来了,他是一个稍微有多动症的孩子,最近让大家颇为困扰。第一次见他,是学校的教导主任把他送上来了,呆了一个下午,最后一堂课前,班主任来领他,才了解这个孩子的情况。后来,“照顾”他成为在不忙碌时顺理成章的事情,人多的时候,他会更为吵闹,和别人冲突,耍赖顽皮。中午没有其他人,他倒是很认真的对话,可不可以在图书馆阿姨忙碌的时候不打扰,可不可以不要随便拍别人屁股和身体,可以不可以?他都说同意并且懂。

他狠认真的说黄豆如何难吃,然后我们会告诉他,不是黄豆难吃,是你不喜欢所以觉得难吃;但我们喜欢又觉得很美味。乔阿姨还和他讨论如何营养,什么事物补钙。不和别人冲突的时候,他除了口齿有些不清,几乎没有什么异常。

孩子们还在吃饭,我先去班级里送补办的卡以及班主任的,有班级孩子随即把图书还给我,看书太多,老师又安排孩子替我送书,我说自己可以,最后发展为,老师允许多有孩子上楼看书借书。连续两个班级下来,图书馆已经热闹异常了。有孩子捂着耳朵来说太吵,但自己的声音根本盖不过孩子们的,只能挨个找到旁边提醒。乔阿姨负责还一摞一摞的书。

xsx一开始还安静,但人一多,和别人的冲突就多起来,有时候,不得不走过去把他拉走。

后来的课间,乔阿姨毫不犹豫的严肃的批评了他们。虽说是批评,她其实说的是任何孩子,你也不要觉得有特权做什么,不要影响他人。这是在图书馆非常感人的事情,对待特殊的孩子,也要用普遍的标准去要求。要是回到以前,我大概会有“慈母败儿”的心虚。

去教室也是,老师各有各的难处,先不说学校对于安全的管理和要求如何抑制孩子们的天性,对老师也有所约束。

自己带过几次一年级的孩子上下三楼去图书馆,有孩子蹦蹦跳跳的,有孩子上下楼小心翼翼,上上下下之间,时刻提醒吊胆的紧张得不得了,班主任要上一天课,下课安全也要负责。对孩子们有所约束,似乎也能理解了。


学校的作息调整后,整个中午的时间,低年级先吃饭,低年级吃完,高年级吃,如果低年级孩子吃完饭上楼,正好和高年级的下楼对冲,高年级的一吃完饭,基本中午就结束了,而排队打饭之前,他们其实是不允许跑出教室的。

每次去班级和老师见面,老师都是愿意孩子们都看书借书的,也会感叹的说孩子们有多么的愿意去图书馆。但又有种种无奈。

另外,就是孩子的情况。

一二年级的孩子,有些个人基本没有什么阅读经验,进了图书馆其实会茫然,走到这里走到哪里,但是不会伸手打开某本书。还有个别孩子,会执着于《植物大战僵尸》或者其他。这时候,自己其实会拒绝告诉孩子书在哪里,会慢慢鼓励甚至“逼迫”他去打开其他书。

或许,熟悉的书,以及事物会给孩子带来安全感,但另一个角度又想,孩子需要打破这个安全感,勇敢的睁开眼睛去看世界。哪怕只是通过图书馆的书籍。对于他们来说,在图书馆寻找图书的10分钟,20分钟,以及能阅读的时间,都那么有限,所以,一开始,一定需要有高质量的书籍做基点,他们可以了解,知晓,阅读,但是不能沉迷于此。

不被自己阻碍,去看,去动手打开,去探索,去培养这种习惯,有自我察觉的能力,在他们的童年时代,对于他们来说,多么重要。

一个孩子问,“阿姨,泰坦尼克号是真的存在的吗?”“是有,不过电影是根据真是历史改编的。你看过电影吗?”看过。“谁和你一起看的”“我老爹。”


孩子认真的解读数字。后来问了图书室的其他孩子,三四十个人在,只有两个人看过电影。

下午和学校的一个主任老师聊,当时她有点感冒,之前为了照顾四年级孩子,上下楼不安全,以及一楼更为阴冷,自己拎着琴上四楼上音乐课而不是一楼的音乐教室,领唱的歌声很动人,2019年底,也是通过这位老师,才知道孩子们存在的诸多困境。也刚知道她身兼数职,对孩子以及学校管理其实都极具洞察,但是要是推进一件具体的事情,本来做起来简单,但很多时候因为不熟悉,在想象中就存在很多困难,所以推进起来会变得复杂,这个复杂更多的是在沟通上的。而且,很多时候,需要谨守界限。因为意见和建议很容易被误解为对他人的批评,否定和不满

她这次也依旧说了孩子们的许多困境,这些孩子,身在城市,从来没有真正享受过城市福利和资源,但回到老家,又被冠上,在北京成长,上学的名头,老家的语言也不通,青春期,转回去,很多孩子因此坠落,都是很常见的。真心的心疼他们,但是,我们能做的,在做的,总还是局限。而且我们自身也存在差距。

和许多老师聊过之后,发现,每个老师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都很被打动。

但因为学校是两校合并,教学理念上,还是有很多不同,包括如何考核孩子的成绩。很多事情没有达成共识。

就我自己而言,第一周会意识到,不能再说其他孩子是哪个校区来的,孩子们会相互影响,问题,需要持续的被看见和去寻求解决。

聊完后回图书馆,zx已经来了,意外的是,还有一个班级的学生,最后托管课,老师放他们进图书馆了,孩子们高高兴兴还了开学初借的书,原来消失的《丁丁历险记》是被他们一个班级借走的。


zx带来的推荐的书,认真的包了书皮,打算看完了还给他。

78 阅读 | 0 评论 | 1 赞
你的回应
写日志

日志分组
一周热门
一月热门